--- 西安知名律师王继平
法律咨询热线:13772172229
首页
律师介绍
刑事动态
合同义务
合同法规
合同违约
业主维权
合同范本
房屋产权
联系方式
律师文集
刑事动态合同义务合同法规合同违约业主维权合同范本房屋产权
刑事案例
事故认定刑事法规房屋中介房产法规交通肇事律师案例
法律咨询热线
13772172229



当前位置:首页 -> 律师文集 -> 刑事案例
辩 护 词
添加时间:2017年7月7日   来源: 西安知名律师  
          辩护词审判长、审判员:甘肃合睿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赵牙兴(以下简称:被告人)家属委托,并指派我作为本案被告人一审的辩护人。辩护人在这里首先对本案的被害人马海祥的死亡这一不幸事实,表示遗憾和惋惜,同时代表被告人向马海祥的家属表示歉意。辩护人依据《中华人们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的相关规定,本着维护被告人合法权益的原则,通过对本案仔细的调查和会见被告人,又通过刚才的法庭调查、质证和辩论,现就被告人不应认定为故意伤害罪,应认定为防卫过当,过失伤害罪,对被告人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辩护人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以下几点辩护意见:首先,本案起因的辩护。综合被告人供述和证人证言,本案的起因是被害人因为被告人被打报警而迁怒于被告人。从被告人的供述和证人证言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并相互印证了同一事实,即受害人兄弟二人从祁家集镇派出所回来,到“坡坡头”看见被告人便下车拧住就打,一边打一边往自家院子里拽。边打边拽了三、四十米到了马国栋药铺门前,马国栋药铺隔壁就是受害人马海龙的家。被告人始终没有还手,一直充当被动挨打的角色,只是用言词警告受害人:“你们不要打人!”。从受害人的言语(“你能行,你告起,你在告不告?”)中得知被害人是因为被告人被打报警而迁怒于被告人,对被害人的行为如何定性?答案是肯定的,被害人的行为只能是一种不法侵害行为,虽然只是把被告人打的满脸是血,未造成轻伤以上的伤害,但不能因此而具有合法性。其次,对被告人行为的辩护。对被告人的行为将分为两部分,一是行为本身;二是行为的后果是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一、关于被告人对被害人采取的行为,是故意伤害行为还是阻却不法侵害的防卫行为?这也是本案争议的第一个焦点问题,是被告人在本案中是否成立故意伤害罪的关键。如果说被告人的行为是故意伤害行为,那么被害人的行为就是正当的,是法律鼓励和支持的,“被告人有容忍之义务?”。显然,这个结论是很荒谬的。因为,人人生而平等,法律平等保护每个人的生命健康权。正如《刑法》第二十条赋予了每个自然人的阻却不法侵害的权利。二、关于被告人的阻却行为是否明显超过了必要限度。这是本案争议的第二个焦点问题,也是被告人应当对其行为的那一部分承担责任的关键问题,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正当防卫的成立必须具备五个条件:第一、起因条件,即防卫时必须有现实的不法侵害发生;第二、时间条件,即防卫时不法侵害必须正在进行;第三、对象条件,即防卫行为必须是针对不法侵害人本人实施的;第四、主观条件(又叫意图条件),即防卫人主观上必须是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第五、限度条件,即防卫不能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关于前三个条件辩护人已经谈到,案情也已经很清楚,这里不再累述。辩护人着重就第四、主观条件(又叫意图条件)和第五、限度条件阐述辩护意见。本案中从被告人供述和上述证人的证言中不难看出,被告人与受害人在“坡坡头”是巧遇,是碰上了,而不是主动上门,也没有持刀在第一时间见到被害人上前就刺,而是在持续的暴力侵害并难以逃脱的情况下,采取的不得已的行为。此证据最关键的部分是被告人用刀戳受害人的主观心态。侦查人员也意识到这一情节的重要性,并多次就这一问题反复问被告人,戳在什么位置?戳了几刀?被告人的回答基本一致:受害人马海祥向被告人打来,被告人顺势一戳,戳完后发现戳在被害人马海祥的右胸部。马海祥受伤后便放开了被告人,被告人也没有继续加害马海祥。马海龙继续打击被告人,并把他摔倒水渠里,当马海龙再次过来打击被告人时,被告人无奈之下又用刀在马海龙的腹部和腿部个戳一刀,才得以逃脱。因此,从被告人伤人后的反应来看,被告人的行为目的很明确,他是不想被受害人抓到其家中,是为逃脱而伤人的。这就是为什么被告人没在第一时间持刀伤人,而到了受害人家门口才伤人的原因。同时,被告人再有时间有能力继续伤害被害人的情况下没有继续伤害而是选择了逃脱其主观心态已经一览无余。侦查机关仅凭伤害结果而推定被告人犯故意伤害罪,违反了主客观相一致原则,证据也明显不足。因此,被告人行为在主观条件(又叫意图条件)上没有超过必要限度。但是,被告人的行为毕竟造成了一死一伤的严重后果,那么,被告人行为的限度条件是否超过了法律规定?     我国刑法界对正当防卫的限度问题主要有以下三种观点:  1、基本适应说 .  是指防卫行为必须与不法侵害行为相适应。所谓相适应,不是要求两者完全相等,而是指防卫行为所造成的损害从轻重、大小等方面来衡量大体相适应。至于判定必要限度,主要根据侵害行为的性质、方法和强度以及防卫人所保护的利益的性质等具体情况来分析。  2、必需说 .  防卫是否超过必要限度,一定要从防卫的实际需要出发,进行全面衡量,应以有效地制止不法侵害的客观实际需要作为防卫的必要限度。因为正当防卫是同犯罪分子作斗争,制止不法侵害,保护自己或他人的合法权益(包括国家和公共利益),既是正当防卫的基本原则,也是正当防卫的目的。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所使用的强度,就不应该被不法侵害的强度所限制。只要在客观上有需要,防卫强度就可大于、也可以小于、还可以相当于侵害强度。  3、折衷说 .  此说是对基本相适应说和必需说的折衷与调和。认为,所谓防卫的必要限度,是指防卫人的行为正好足以制止侵害人的不法侵害行为,而没有对不法侵害人造成不应有的危害。具体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正好足以制止不法侵害,也就是防卫行为的强度为制止不法侵害所必需。并且防卫行为的强度与侵害行为的强度基本相适应。二是没有造成不应有的危害,即防卫人对侵害人造成的损害与侵害行为可能造成的损害不是显然不相适应。从刑法设立正当防卫的目的来看,是为了鼓励、支持公民同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作斗争,以保护国家、公共利益、公民的人身和财产等合法权益。因此,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就必须允许防卫行为具备这样一个强度,即该强度是制止不法侵害所必需的。否则,防卫行为就难以起到保护合法权益免遭不法侵害的作用,刑事立法确立正当防卫制度的目的就不能达到。但同时,还应当看到,法律在设立正当防卫制度的同时,也反对防卫权的滥用,要求防卫行为不能超过一定的限度,不能造成不应有的重大损害,否则,防卫行为就不但不能获得法秩序下的正当性,相反,却成为非法的防卫过当行为。无论采用哪一种学说,都不能只看防卫结果而忽略防卫过程中的客观事实,即:侵害能力和防卫能力的对比及双方力量的对比。不法侵害人的侵害能力和防卫人的防卫能力的对比。这里说的“能力”,包括体力和心理素质。正当防卫首先是力量的较量。因此,当不法侵害人的力量占优势,防卫人无法与之相抗衡时,防卫人只有借助于防卫工具,其防卫强度才能制止对方的不法侵害,虽造成严重的防卫后果,但也应当认定为在防卫限度之内的正当防卫。在正当防卫中,双方的暴力对抗能力除决定于体力外,还受各人的心理素质影响。如果是一个受过专门训练的人,在遇到不法侵害时,或者可以有意识选择打击部位,把握打击的力量,控制自己的防卫强度,但本案中普通人就难以做到这一点。因此,当普通人遭到不法暴力侵害时,就会自觉或不自觉地使自己的防卫强度超过对方和侵害强度,应当认为这是必需的,不属于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过当行为。    不法侵害是突然发生的,因为防卫人在碎不及防的突然袭击下,往往措手不及,精神上受到一定的制约(如激愤、恐惧、惊慌等),不大可能冷静地判断对方的不法侵害强度,只能一心抵御侵害,常常是被动应付,仓促应战,身上有什么工具就用什么工具,旁边有什么工具就拿起什么工具,来不及多想。因此往往导致较重的侵害强度,应该认为是难以避免的,不应认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  双方力量对比是否悬殊。正当防卫是防卫人的意识和意志行为,防卫行为受防卫人的意识和意志支配,防卫人总是在对不法侵害的认识基础上,对不法侵害强度作出大致判断,从而将自己的防卫强度控制在适当的限度内。但这种防卫意志的实现是要靠防卫人防卫动作的选择和控制实现的,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防卫人四面受敌,穷于应付,由于不能有选择地实施防卫动作,因此,往往不能有效地控制自己的防卫强度,在这种情况下防卫强度即使超过了侵害强度,也是必需的,应当认定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结合本案,从人数上看,被告人是一个人,受害人是两个人,被告人“身体单薄”受害人身体强壮,单凭身体对抗被告人绝不是受害人的对手。更何况被告人的人身在当时失去了自由,想跑也跑不掉,眼看就要被抓到受害人家里。从攻击力上看拳头同样具有夺人性命的危险,《合肥晚报》2011年10月10日9版《为一百元挥拳打死他人》的报道,无独有偶,2011年10月31日,河南队曾经获得过全国散打比赛冠军人送绰号--魔修罗的上官鹏飞在参加海口举行的“2011中国武术散打功夫王争霸赛”中,在80公斤级第二回合时,上官鹏飞被来自武警队的对手崔飞重拳ko(击倒),昏厥在擂台上,2011年12月12日10时40分,在昏迷42天后终因重伤不治去世。类似这样拳头打死人的报道还有很多这里不再一一枚举,总之,拳头是可以打死人的是不争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要求被告人保持冷静,采用一种最有效的方法,同时在打击力度和部位上又能恰到好处,又没有超过必要限度。这是强人所难。被告人所能做到的就是,当他戳了被害人马海祥迫使马海祥放手时,他有时间有机会有能力继续伤害马海祥,办他没有去伤害。当他戳了一刀受害人马海龙后,马海龙并没有意识到,还在继续打被告人,当马海龙被戳了第二刀时,他才停止打被告人,被告人得以逃脱。同样是在有时间有机会有能力继续伤害马海龙时停止了伤害马海龙。这说明什么?说明被告人并不想伤害被害人,只是当自己的生命招受到危险时(害怕被抓到马家“打死里”)不得已采取的行为,当他能脱身时他选择了跑,而没有继续加害。所以没有超过必要限度。退一步讲,就算被告人的行为超过了必要限度,是不是其防卫的事实就不存在了呢?这显然违背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原绳的原则。被告人也只对他超过限度的部分承担过失伤害责任。再次,关于被告人自首的辩护意见2011年4月10日凌晨一时许,被告人主动拨打祁家集派出所电话:5622036投案自首,并向公安机关交待全部涉嫌犯罪的事实,该行为符合《刑法》第六十七条和最高人民法院法释(1998)8号《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1)自动投案;(2)如实供述和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这二方面的法定条件已经具备,依法应当认定为自首。综合以上辩护意见,辩护人认为对被告人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甘肃合睿律师事务所律师:田宝东2012年2月15日 


首页 | 关于我们 | 专长领域 | 律师文集 | 相册影集 | 案件委托 | 法律咨询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All Right Reserved 西安知名律师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8-2017 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备案: 闽ICP备16000560号 法律咨询热线:13772172229 网站支持:大律师网